大连市科学技术协会官网  欢迎您!
新中国成立70周年
愿将此生长报国——中国核潜艇第一任总设计师彭士禄


   他一生做了两件事,作为中国首任核潜艇总设计师研发设计了“深海利器”核潜艇,作为总指挥为中国建起了第一座大型商用核电站。这两件事都掀起“核巨浪”,改变了中国核动力的发展格局。


   2021年第12期《求是》杂志刊登了反映中国核潜艇第一任总设计师彭士禄先进事迹的文章《愿将此生长报国》。下面我们再展示更多细节,带你更深地走进他的故事,他的两件事。



1626080251131931.png
潜心数据计算中的彭士禄。



“深潜”人生


  彭士禄一生做的第一件事是研制导弹核潜艇。


 1958年,为打破美苏等国对核潜艇技术的垄断,中央批准研制导弹核潜艇。毛泽东主席气势如虹地说:“核潜艇,一万年也要搞出来。”


 1962年2月,彭士禄被任命为北京原子能研究所核动力研究室副主任,主持核潜艇动力装置的论证和主要设备的前期开发。此时此刻,摆在彭士禄面前的是前所未有的困难:“当时我们这批人有学化工的、有学电的、仪表的,我们大多数人不懂核,搞核潜艇全靠4个字——自教自学。”彭士禄回忆道。是怎样的“自教自学”呢?先由他和仅有的几个懂一点核动力的人,一边自学,一边给大家开课!他还发动大家一起学英语,俄语资料没有了,就改看英文资料。彭士禄对年轻人说,要脑袋尖、屁股圆,脑袋尖钻进去,屁股圆能坐得住。


 1964年10月16日,中国第一颗原子弹成功爆炸,彭士禄意识到,核潜艇研制的春天就要来了。


 1965年,代号为“09”的中国第一个核潜艇工程上马。一支几百人的先遣队,静悄悄地来到四川青衣江畔的深山里,开始秘密建设中国第一座潜艇核动力陆上模式堆试验基地。在四川大山中奋战的日子,是彭士禄一生中最难忘的经历,交通不便,吃住都在工地上,180天不见太阳,毒蛇蚊虫肆虐,但他们依然干劲十足。彭士禄曾回忆道:“困难时期,我们都是吃着窝窝头搞核潜艇。那时没有电脑就拉计算尺、敲算盘,那么多的数据就是没日没夜算出来的。”


 1970年8月30日,核潜艇主机达到满功率转数,核反应堆达到满功率,这意味着,新中国第一艘核潜艇的心脏——核动力终于开始跳动了,核潜艇下水的日子指日可待!这一天,大家欣喜若狂,放鞭炮庆祝,而总设计师彭士禄却闷头睡大觉。因为在这之前,他已经连续五天五夜没有好好睡一觉了。


 1970年12月26日,我国第一艘核潜艇下水。1971年8月,第一艘核潜艇开始进行航行试验。临行前,彭士禄对妻子说:“万一我喂了王八,你也别哭。”



1626080316121319.png彭士禄与他心爱的核潜艇


 1974年8月1日,在雄壮的军乐声中,中国第一艘核潜艇“长征一号”正式编入人民海军的战斗序列。“长征一号”4.6万个零部件全部实现自主研制,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五个拥有核潜艇的国家。这一年,彭士禄因操劳过度引发急性胃穿孔,在手术中胃被切除了四分之三。那时他才49岁。88岁时,有记者提到这段往事,问他:值得吗?他回答:值得!搞成功了,特别高兴,我喜欢这个工作,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就是死了也是值得的!


核电“拓荒牛”


 彭士禄一生做的第二件事是建核电站。


 核潜艇成功了,跟核动力打了大半辈子交道的彭士禄又有了新的使命。


 上个世纪70年代,我国第一座核电站——秦山核电站筹建之初,彭士禄根据核潜艇的成功经验和当时国家的技术水平,力推采用压水堆路线、功率为30万千瓦的核电站建设技术方案,为中国首座核电站技术路线确定做出了突出贡献。


 1983年,年近花甲之年的彭士禄被任命为大亚湾核电站筹建总指挥。此时的大亚湾核电工程,既没有足够的建设资金,也缺乏足够的人才和技术,要在这样的条件下攀登核电领域的“高精尖”,无异于建“空中楼阁”。那一年,我国外汇储备仅仅只有1.67亿美元,而大亚湾核电站总投资是40亿美元。筹集资金、商业谈判、合同细则都急需彭士禄亲自推进解决。谈判桌上双方交锋在即,可第一个关卡就让大家无从下手:不会写投标书,商业谈判工作根本无法启动。


 面对这样一场代表国家的“商业博弈”,彭士禄主动向国务院提出“以我为主,中外合作”的建设方案,提出寻求法国电力公司提供前期技术服务,协助中方完成招标书等工作。


 为了保障国家利益不受损失,彭士禄又提出“货比三家”的解决方案——引入美国、瑞士的顾问公司一起参与标书编写工作。经过一百多天的努力,最终完成整个大亚湾核电站的招标书。彭士禄开创性的想法帮助我国技术人员弥补了在核电领域的空白,也为大亚湾核电站快速开展建设工作奠定了坚实基础。


 一个百万千瓦级的核电站,彭士禄从反应堆到关键设备,从工程进度到成本造价,都能做到心中有数。小到汇率、公式,大到核电站参数、工程进度,彭士禄可以说是算无遗策。没有计算机的年代,他的笔记本上字迹清秀、整齐,核电站数以万计的数据、信息都一一记录其中。


1626080382116870.png彭士禄(右二)在和科研人员研究工作


 1987年,大亚湾核电工程顺利开工,而彭士禄在这一年又被国家委任为秦山二期核电站董事长,负责建设中国第一座自行设计、建造的大型商用核电站。那一年,他62岁。有了在大亚湾“摸着石头过河”的经历,彭士禄对打赢这场硬仗又多了几分底气。他将核电站100多个一级主要参数逐一计算出来,并总结提出“业主负责制、招投标制、工程监理制”等工作机制,将“国产化核电站”的想法变为了现实。2004年5月3日,秦山核电二期工程2号机组正式投入商业运行,标志着中国实现了由自主建设小型原型堆核电站到自主建设大型商用核电站的重大跨越。


 几十年的时间里,彭士禄带队打赢了一场又一场核电领域的拓荒之战。回顾这些核电发展历程中的重大项目,有人问彭士禄,难吗?他总会回答:“靠大家,就不难”。


 2021年3月22日,彭士禄走完了他96年的人生里程。一辈子太短,短到他只为祖国做成了两件事;一辈子又太长,长到他把生命熔铸进新中国核事业基座上的磐石。


 来源:求是网、科普辽宁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说明

大连市科学技术协会 主办      地址:大连市西岗区长白街4号      邮编:116012       传真:0411-83625169      辽ICP备18001246号-3 | 公安机关网上备案号:21020302000128